名门娱乐
    名门娱乐

The Paper

  • 文章来源:未知 / 作者:admin / 发布时间:2019-05-11
  •   故事是有基本形态的,各国民间故事都有基本类型及其衍化形态。职业化地写出可以令人看的下去的故事并不需要作者个人经历很多事,熟练故事形态学就可以做裁剪拼贴。事实上很多古代作家也是这么做的。生活阅历不够,就尽情生活。看待世界的知识不够,就从头学起。安德烈-纪德说过,“想要发现,就得做好很久看不到海岸的准备。”

      读书导师征求考研意向的时候我也提到过创意写作的目标,老师却回答我说他认为这个专业是无用的,写作是靠锻炼出来的。感觉常常被打击,大一的新课堂上,每个老师几乎都要语重心长地道一句“中文系不培养作家”,我也知道呀,可是除了这个专业,我还有什么兴趣可选择呢?而且难道创意写作这个专业真的是无用的吗?在锻炼的道路上,遇到一些可以一同讨论、可以指点我的老师,有什么不好呢?把有限的时间种植在喜欢的道路上,不断地挖掘自身,心底有些话想说又说不出来,只有笔成了我的好朋友,这样好像也没什么不好吧。

      如果你的意思是就业,复旦MFA已经有十年的历史了,我们的就业情况良好。继续写作的有多位,取得影响的有诸如王侃瑜。有读、出国深造的,有当出版社或编辑的,有当重点中学语文教师的,有当编剧的。还有给RPG写剧本的。据我所知,很缺剧本,传统戏曲也很缺原创剧本。亦有许多公司非常需要专业人才有创意写作学习背景,能够很好地推广自己研发的成果,因为他们虽然有技术有产品,但不太会讲故事。如果你的意思不是基本就业,而是与STEM专业相比人文学科少有实用效益,那的确是没有。但人文教育本身能够让人以更好的素养面对社会技术变迁、人生无常,建构心中良好生活的祈愿,具有更完备的承担人生重任的能量。人不可能一直有用的,专业也不会一直有用。毕竟35岁就被企业认为“不再有用”的STEM们也很多。

      张老师好,我是一名高中生,也是您的读者。从散文集云物如故乡小说细民盛宴到现在新出版的新腔我都拜读过,受益匪浅。也曾模仿过您写的戏场虎度门。现在时间不太充裕了,平时就听听一个里面主推第一篇文章的朗读。突然之间对写作的选材方面有些迷茫。您说我能现在听的朗读对我自己的写作会有帮助吗,或者说怎样才能培养自己写出我和吉瑞一样的获文章呢?

      开始学习写作,不知道写什么,可以从写生活里那些日常却“总觉得哪里不对”的事写起;进而是虽已知晓但尚未明了其意义的事;再者是引起你强烈不适情感的事;描写婚礼、葬礼都是捷径,写个人心结、人与人的芥蒂都是练习的好题材。至于获,建议交给命运。有时候运气也是一种实力,比如《我和吉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得,但改变了我的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