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门娱乐
    名门娱乐
    所在位置: > 名门娱乐 > 长沙打掉一套路团伙 24人涉嫌强迫卖被刑拘

长沙打掉一套路团伙 24人涉嫌强迫卖被刑拘

  • 文章来源:未知 / 作者:admin / 发布时间:2019-05-25
  •   长沙县破获“1223套路”专案,24人涉嫌强迫卖、寻衅滋事等被刑拘

      潇湘晨报4月21日讯 “低息”“免息”……面对这样的噱头,年纪小、涉世未深,又追求高消费的妙龄少女们总是难以抵挡,进入“佳丽”“套路”的圈套。最后,等待她们的,往往是深渊。

      4月19日,长沙市公安局通报了一起“1107”特大“套路”涉黑涉恶系列专案,打掉了多个以“套路”为手段,强迫女跨国卖的团伙。

      长沙县公安局侦破的“1223”专案也与此案存在交集。犯罪团伙选择的对象大多是职校学生、所从业人员中有高消费需求、涉世未深、交际面窄、法律意识不强的人员。

      两名被热心人从卖场所解救的失足女子,从湘潭湘乡市来到长沙县星沙派出所报警求助,牵出了两个“套路”犯罪团伙。

      近日,长沙县公安局通报,该局在长沙市公安局大侦查中心、刑侦支队、网技部门等部门的支持下,成功打掉两个“套路”团伙,查封卖窝点5个,刑事拘留嫌疑人24人,解救失足妇女15名。

      警方披露,这些“套路”团伙,在各大所安插业务人员,向一些从业人员提供高息款途径,在这些从业人员无力偿还时,采取硬暴力和软暴力等多种方式迫她们从事有偿陪侍和卖等非法活动来偿还欠款。

      2018年12月23日,长沙某媒体记者带着两名20岁左右的女孩李佳和王丽(均为化名)来到长沙县公安局星沙派出所报警。两女子自称此前受人胁迫,在湘潭湘乡市一个卖场所卖,后来在一位热心人士的帮助下逃出,并被带到长沙,寻求媒体帮助。星沙派出所接警后,长沙县公安局刑侦大队扫黑中队立即介入。

      李佳说,自己是江西人,之前在长沙一家所上班,去年通过微信上认识的人向某“放公司”借了一万元,约定按天还息数百元,等有钱后一次偿还本金。实际上,在去除砍头息(先期利息)、手续费等费用后,实际到手只有几千元。

      借款时,放公司掌握了她所有的个人资料,用她的身份证重新办了手机卡,掌握了她的服务密码。到了第十天,李佳出现违约情况,放公司开始给其计算违约金,并迫其还钱。

      李佳实在无法偿还债务,催债人员开始不停前往李佳的工作场所和住处进行扰,并打电话给她的家人朋友,还前往其老家。为防止事态扩大,李佳答应将债务转卖给另一家“放公司”,实现“解套”。

      这家公司的负责人杨某华买下李佳的债务后,第一时间要求她重新写欠条,并以介绍费的名义增加了欠款数额,重新约定了新的还款计划和利息。这一转,李佳的债务立即达到数万元,每天光利息都有近千元。

      为迫李佳还钱,杨某华先后多次威胁恐吓李佳,迫其通过卖的方式偿还债务,并先后将其送到星沙金尚酒店等多个地点和湘乡的多个宾馆卖。期间,李佳曾经逃跑,这些团伙人员将李佳的照发送到她亲人的手机上,并威胁如果不听话,就将她送到境外卖。

      在转卖到湘乡的一家卖场所期间,李佳认识了王丽等女孩,发现她们都是遭遇同样的“套路”后被送至这家卖场所。

      2018年12月21日,两人在一位热心人的帮助下逃出,后被媒体记者带至星沙派出所报案。

      长沙县警方很快成立专案组,并根据两人提供的线索开始对涉及的团伙和卖场所展开秘密侦查。

      经过一个月侦查和摸排调查,专案组基本确认该案有四个层级:一是上层“套路”公司,负责提供年轻、涉世未深且急需用钱的女;二是“强迫卖团伙”;三是“组织卖”场所,与强迫卖团伙是合作关系,包括金尚酒店和湘潭多个娱乐会所等;四是受害失足妇女。

      “从一开始就是个圈套。”警方称,受害人年纪都不大,大都是90或00后女,最小的出生于2002年。犯罪团伙利用她们涉世未深、交际圈狭窄、喜爱高消费等特点,向他们放出高息款,在受害人无力偿还时,将她们的债务在不同的团伙之间进行买卖,与此同时,债务也被以各种名义一步步加高,最后只能被迫到卖场所专职卖。尽管如此,每天的卖收入只够她们偿还利息。

      经分析研判,长沙市某酒店邓某刚等5人“套路”团伙和某大酒店杨某轩、杨某宇7人团伙专门针对夜场女进行“套路”,以此控制借女,迫使她们进行有偿陪侍,或卖还债;长沙县星沙街道金尚酒店邓某元,杨某华和李某等7人强迫卖团伙从上述“套路”团伙“转套”购买借女,强迫这些女从金尚酒店甚至送至外市或者外省卖还债。

      2019年1月23日下午,专案民警在长沙、湘潭、娄底、邵阳等地同步收网,抓获涉案嫌疑人30余名,查封卖窝点5个,现场解救出13名受害女,查获了大量涉案银行卡、账簿、手机、电脑等涉案物品,收缴一批钢制棒球棍和管制刀具,扣押涉案车辆3台和各类借款合同上百份。

      目前,涉案的24人因涉嫌强迫卖、寻衅滋事等多项罪名被依法刑事拘留,案件在进一步侦办中。

      经公安机关查明,2018年1月以来,嫌疑人邓某刚等人先后出资百余万元,以长沙市某酒店茶楼为据点,对外开展高利放业务,以针对高消费年轻漂亮的女放的“佳丽”为主要业务。

      该团伙成员利用在长沙多个大型KTV从业的身份结识大量年轻女,并在微信朋友圈中物受害女。为达到收账回笼的目的,对无力偿还高利的受害女采取威胁、恐吓、上门滋扰、扰亲属和非法拘等暴力、软暴力方式进行催收。两团伙成员对催收后仍无力偿还的部分受害女,强迫将这些受害人送至多地有偿陪侍和卖还,或者债务转卖“解套”给另外款公司和星沙金尚酒店等强迫卖场所,以此获取高额非法利益的目的。

      记者同时看到,这些套路公司与受害人签署的多份合同中只有受害人的相关的信息,甲方一栏则为空缺。

      “从一开始,他们就知道这些女根本无力偿还,就是要用这种手段将她们套牢。”长沙县公安局刑侦大队扫黑中队民警介绍,这些团伙将女受害人转至强迫卖团伙手中,该团伙利用暴力、胁迫、非法拘和强奸等手段,强迫女受害人在星沙金尚酒店接受卖技巧培训,后送至酒店等强迫卖归还债务。

      “犯罪团伙完全将受害者当作牟取暴利的工具。”警方介绍,受害女在场所内所得赃款,全部被强迫卖团伙和卖场所老板瓜分,受害女分文未得。记者曹伟实习生王佳箐通讯员文坚

      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张新年律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套路”猖獗的背后实际上反映的是当下市场金融供给不足的问题。通过众多“套路”的案件不难看出,其多发于对民间借需求大、需求急的人群或行业,归根结底还是说明当下缺乏一个健康、透明、稳定的民间借市场。

      张新年律师认为,在一个健康的民间借市场中,当事人应具有多渠道的借选择权,通过对不同类型借平台进行对比,降低风险。但由于互联网金融、P2P网络借中存在大量非法集资、非法吸收公众、集资诈骗等行业象,不仅没有为实体经济提供稳定的资金链条、有力地支持创业,反而因互联网的便利衍生成为“套路”横行的工具,受害人缺乏对借渠道的选择则易落入“套路”的陷阱。

      针对如何才能在根本上解决“套路”的问题,张新年律师说,一味通过强化刑事制裁或行政监管仅能暂时缓解“套路”象,不能从根本上解决资本稀缺问题。当下应当做的是在“扎紧篱笆”的基础上,有条件地从政策及法律层面上鼓励资金进入民间借市场,在注重保护债务人利益的同时,加强对债权人利益的保护,才能充实民间借市场。同时,完善个人信用等配套机制,实现透明公开的借交易,方能从根本上铲除“套路”的滋生土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