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门娱乐
    名门娱乐
    所在位置: > 名门娱乐 > 北京年年扫黄像“割韭菜” 查办成标杆

北京年年扫黄像“割韭菜” 查办成标杆

  • 文章来源:未知 / 作者:admin / 发布时间:2019-03-26
  •   民警控制四名涉嫌卖女子。10月11日,北京警方扫黄行动中,捣毁丰台火车站底商的多处卖场所。本报记者 赵亢 摄

      昨晚,针对“”等所6个月处罚期满,北京警方通报,这些所是否继续经营及经营方向均属企业行为。但是,凡被依法查处的所,警方将列为重点管理对象,与其他所一样,严格监督落实各项安全管理措施,一旦发现违法违规行为,将依法从严查处。

      北京警方重拳治黄,涉黄警情连续6个月处于历史同期最低水平。记者暗访,有偿陪侍等在一些所仍存在。

      从11月11日起,将启动打击利用互联网从事“黄、、毒”违法犯罪活动的“电网4号”专项行动。

      这名曾在“”做有偿陪侍的女子,半年来一直从报纸、电视上关注着北京警方扫黄的消息。

      东城区一家KTV的陪唱女子李菲(化名),半年来也是断断续续上班,“最严的8月份,我们也停业8天。”她说。

      如今,李菲等人上班都要戴着IC卡,这是北京警方核发的,信息与警方联网,“去宾馆酒店开房,警察能监控 到。”出台姐们都将地点改在该KTV的客房,“这样安全一些。

      2002年,涉黄专项严打;2003年,劲风整治行动;2004年,站街女专项整治;2007年,治安系统决战07专项行动……

      “每次肯定有成效,关键是能不能持续。”一名多次参与扫黄打非行动的老民警说,经常是整治时期,涉黄场所都关门或是规矩,之后重新开张。“小姐”也是这里打掉了,管得严了,她们就换个地方重旧业。

      “就像韭菜,割了一茬,不久又长出来了。”这名北京一线民警说,多年来,卖嫖娼和有偿陪侍,从公开到隐蔽,从站街到网络招嫖,变换形式与警方周旋;小发廊涉黄好查,一些酒店、会所、俱乐部,穿着正规经营外衣,从事涉黄活动,存在查处难度。

      “花钱越多,越安全。”多名经常出入北京所的人士称,按照场所不同,北京娱小姐”大体分为三类:高级酒店、人会所、俱乐部;洗浴中心、KTV、;发廊、按摩房。还有一些通过网络等自行招揽生意的“小姐”大提供涉黄服务价格从成千上万到几十元不等。

      老百姓印象中,以往警方扫黄都是针对街边发廊,“高档场所有背景,都不会被查。

      “查小店有什么用,有本事把‘’办了!”这成为坊间对北京多年扫黄的评价。

      今年4月11日,傅政华出任北京市公安局长一个半月后,北京警方再次展开扫黄专项行动。

      对卖嫖娼、有偿陪侍等涉黄行为“零容忍”,这个新词并未引起社会足够关注。

      事实上,连当时一些参与行动的民警都认为,这次行动跟此前没有多大区别,几乎每年都有一两次。

      5月11日,警方公布此次专项行动首月成果,其中“旺世商务会馆”中天国际商务会馆”等涉嫌组织容留卖嫖娼、秽表演;“8号公馆”、“商务酒店东方都会歌厅”存在从业人员在场所内搭识客人外出从事卖。

      当晚,朝阳警方突查“”、“花都”、“名门夜宴”、“凯富国际”等四家豪华娱乐会所,共查获有偿陪侍557人。

      4家被责令停业整顿6个月。“这是有偿陪侍处罚的最高限。”朝阳警方一民警说。

      “警察进来时,我还以为没事。”她说,但停业整顿6个月,让她意识到“这次严查跟以前不一样。

      “风向变了。”常去“”消费的于林(化名),当时还不相信“”真得被封了,直到从熟识的妈咪处得到证实,“小姐都歇了。

      有人猜测,敢动“”,新局长傅政华有更硬的后台;更有人分析,傅政华开始向特权叫板。

      草莓坦言,被查封初期,她跟姐、妈咪还常联系,大家也再议论“线个月吗?”

      北京警方将对专项行动前期关停,包括“”在内的39家场所加强控制,每周检查,防止通过变更法人、企业名称等形式变相开业,确保“封住关死”

      “没有什么背景。”北京警界一位高层官员说,警察查“没是因为涉及违法活动,跟所谓后台和特权无关。

      该高层官员透露,这次北京扫黄源于中央综治委工作组对北京等地的暗访。更重要的是,北京要建设世界城市,需要一个健康的娱乐环境。现实情况是,是因个别所存在“黄毒”等现象,北京的所都被异化了。为使北京所良发展,警方严查一切涉黄、涉毒、涉毒场所,“”只是其中之一。

      同时,作为北京警方新领导班子一项重要举措,“这次专项行动,要做成一个标杆”

      “查得严的时候停业个三五天,不严的时候应付下检查。”她说,明显感受到压力,每月都有警察多次上门检查,每次持续十几分钟。

      此时,北京警方也在考虑如何更好管控“小姐”流动,“小姐经常是抓了放,放了还做。”一位民警通俗地解释。

      6月起,北京警方在全市所推行IC卡管理制。1000余家歌厅等所,8万余人均办理IC卡。

      IC卡信息为实名登记,持卡人上下班均需刷卡记录。“杜绝前科人员重旧业。”警方人员称,若“小姐”因有偿陪侍或卖等被查,就无法再进入这些所了。同时,这也有效防止守法的从业人员被侵害。

      对于IC卡,李菲和她的姐们认为是“紧箍咒”。她们称,有了IC卡后,去酒店、宾馆等场所登记均会受到警方监控。她们中间即有人在宾馆卖被抓。

      为此,李菲所在的KTV还想出应对方式,该KTV自己开设了客房,逃避出去开房卖被查的风险。

      北京警方专门成立市局、分局两级暗访队,对前期掌握的涉黄涉况开展核查,以不定时、不定点、跨区域的形式进行观察暗访。

      警方人士透露,每次暗访都避免单独行动,都是一个小组,行动前须上报备案。暗访队靠观察,了解有无有偿陪侍、卖嫖娼等。如果查证确实存在,暗访人员也不会当场执法,而是通知属地公安机关处理。

      8月26日,公安部暗访组发现海淀、丰台、通州、大兴等区县的8家所存在涉及黄毒情况。包括丰台公安分局治安支队长在内的4名警官被停职检查。

      北京警方表示,对专项行动开展不力,辖区内卖嫖娼问题得不到彻底解决的一律彻底倒查,追究相关民警及领导责任,一查到底,绝不手软。

      “不袒护、不姑息,显示了警方双管齐下治黄的决心。”这是网友们对此的评价。

      10月11日,北京警方启动“电网3号”专项行动,严查利用出租房、足疗店、养生馆等处所为掩护,从事“黄、、毒”的违法犯罪。

      当日上午,北京警方“4·11”查黄毒专项办公室揭牌。此举表明北京警方持之以恒打击“黄毒专违法犯罪的坚定态度和决心。

      警方数据显示,自4月11日深入开展代号为“4·11”的黄、、毒专项行动以来,涉黄涉警情连续六个月处于历史同期最低水平。

      11月9日凌晨,本报记者暗访李菲所在的KTV。外面霓虹灯早已关闭,内部却灯火辉煌。

      十几个包厢里,均有客人搂着身穿“”的年轻女子。几十名女子佩戴IC卡,出入各个包厢。

      “要小吗?200元不定时。”身着职业套装的妈咪招呼着客人。得到客人应许之后,10来名身着短裙女子走进包厢,供客人选择。

      该KTV楼上是客房,就是李菲所说提供卖的地方,记者看到不少男女相拥上楼。

      随后,记者走访的另外两家所内,工作人员直言可提供有偿陪侍,但忌讳“小姐”的称呼,而称为“服务员”

      今日,“”等所停业整顿到期。前晚,草莓称,她和姐们能随时上岗。